深蓝

他与他

开始的开始,我们都是孩子。
  2014年的夏天,他们考入了同一所军校。就像两条平行线,冥冥中在某种神秘力量的作用下,蓦然相交,甚至重合,现在看来缘起缘灭皆由理。
   很多人都很诧异,性格截然不同的两个人是如何稔知甚熟,甚至惺惺相惜的。他们一个身量高挑俊拔,不苟言笑,高冷至极,深邃的五官仿佛刀削斧削;一个娇小可爱,阳光开朗,与谁都能称兄道弟,笑的时候小酒窝甜到飞起。两人相处时,总是一个人絮絮叨叨个不停,另一个人难得应和一声。
  可是只有他知道他不是高冷,只是反射弧有点长,反应慢半拍;同样的,也只有他知道他不是24小时都保持笑容的,阳光也有被乌云遮蔽的时候。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他俩大概就是彼此的有缘人吧,毕竟几十亿人中也难有一个真正懂你的人。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三公里负重拉练他始终跑在他前面,高大挺拔的身影如松如岳,挡住寒冬的冷风,带来酷夏的清凉。而且每次拉练完成后洗澡时,他总是在他的左边,于疲倦中看水珠从他光滑宽阔的肩流到精悍的胸,再从精瘦窄腰最后汇聚于肌腱分明,瘦削有力的长腿。这倒不失为一种美的享受,总能稍稍缓解他的疲惫。
   夏天的晚上,他总爱和他窝在食堂后的草地上,他枕在他硬邦邦的肌肉虬结的腿上,抬头仰望星空,偶尔看看他灿若星河的眼眸,等到心情愉悦时,轻轻哼起韩文歌—
사랑했었잖아 정말
좋아했었잖아 정말
미칠 것 같아서 터질 것 같아서 정말
이제는 떠나자 다시
니가 또 그리워 오늘도
가슴에 남아서 지울 수 없어서 정말
이렇게도 아픈데 난
사랑해서 눈물이 난다
가슴이 아파 와서 또 눈물이 나
다시 널 잃어버릴까
다시 잃어버릴까 내 두 눈이
너만 본다
널 사랑하는 날 좀 바라봐
이렇게 눈물이 나서 자꾸 눈물이 나서
다시 살아도 또 다시 살아도 너야
이별의 시작은 그렇게
싫다고 했는데 이렇게
다시 사랑하면 널 그Ǜ 32;워하면 정말
돌아올 수 있겠니 난
너만 본다
널 기다리고 기다리잖아
혹시나 돌아올까봐 다시 돌아올까봐
비를 맞아도 눈 속을 걸어도
다시 또 살아도 오직 너야
现在再一次离开吧
虽然会像今天一样再次思念你
因为无法抹去心中关于你的印记 真的
虽然这样我的心好疼
我爱你 泪要流出来了
心好疼 泪要再次流出来了
会再次失去你吗
会再次失去你吗
我的双眼 只能看到你
能不能看一看爱着你的我
像这样留着泪,总是流着泪
如果有来生,就算是来生,你仍是我的唯一
真的很讨厌以离别为终点的开始
如果再一次真心爱上你的话,思念你的话
你愿意回来吗
我爱你 泪要流出来了
心好疼 泪要再次流出来了
会再次失去你吗
会再次失去你吗
我的双眼 只能看到你
能不能看一看爱着你的我
像这样留着泪,总是流着泪
如果有来生,就算是来生,你仍是我的唯一
只能看见你
我不是一直在等着你吗
想着也许你有一天会回到我身边
再一次回到我的身边
就算流着血,泪流干,就算是来生,你也仍是我的唯一
至于为什么那么喜欢韩语呢,还不是初见时的惊艳,他像极了韩国偶像剧里的欧巴 。后来回忆,那四年夏天真是生命里少有的岁月静好,人世安稳的美好时光。
虽然他的个子不高,但他的自尊心是极强的,最讨厌别人碰他的头,任何妄想捋老虎毛的人都受到过他的铁拳制裁,除了他。战友纷纷询问原因,得到的是一个深邃甜美的酒窝。那是15年夏天的时候,他们在xx大学带队军训。他带2排,他带9排,训练却是面对面进行。当时他正在和学生聊天,右颊的酒窝深的可以和马里亚纳海沟相媲美。他在隔壁观看,心里痒痒都,好像有只爪子在挠。所以明知他讨厌被摸头,还是情难自禁的走过去使劲在他头上揉了两把,脸上露出宠溺的笑。他在察觉到被摸的时候,心里火冒三丈,抬头的时候心情像是做了过山车一般。因为他看见他笑了。他是极少笑的,可是偶尔展露笑容,就如同春风吹过大地,连远山上亘古的冰雪也会融化。而此时此刻,南海烟波凇茫的涛浪,和北地万梅似雪的深处,就如此尽湮没在这样一个笑容里······```````就这样,在他的无意识的纵容下,他成了那个唯一。而事后他每每想起,就不禁感叹美色误人啊。 
  最后的最后,我们终将别离。四年后,他回天津继续服役,而他也去了广州。离别前一天晚上,他们和战友聚在一起,他俩相邻而坐,共同回忆过去四年的点点滴滴,泪如雨下。一起吃过苦,淋过雨,晒过太阳,带过军训,饮过同一杯水,睡过上下铺。
  这个素来寡言的男人在凌晨伏案桌前,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金戈铁马胸中志
无可奈何是与非
颔首离别唏无声
敬君此情遥无期
带不走一片薄裳
唯有思绪万千载
此不知来往何处
唯盼兮望君珍重
然后悄悄的把这封信塞在他的外套口袋里,再帮他把被角捏好,深情凝视许久,终究回了自己床上,一夜无眠。
  第二天清晨,他们连一句珍重都来不及说,就在薄雾中赶赴自己的班车,晨雾打湿鬓角,眼眶微红。
  然后的然后,音讯就慢慢消失了,好像那段峥嵘岁月只存在于梦中一般···````````
  许多年以后的许多年,青丝早成白发。他峻拔的脊背也已佝偻,冷峻的脸上皱纹丛生,唯一不变的是他的眼睛,灿若星河。他终日蜷缩再藤椅上,眼睛望向1200千米外的东北方,脑海中不断涌现的是六十年前的永不褪色的青春记忆。而他,再也没了爽朗的笑容,但时光掠夺不走甜美的酒窝,以及他和他的粉色记忆。他静静倚靠在矮墙旁,小心伺弄他最喜欢的梅花,嘴里絮絮叨叨的念叨着,一如当年的他和他。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